您所在的位置: 新闻频道 > 嘉兴新闻 > 图说嘉兴 > 正文
余姚无痛打胎手
嘉兴在线新闻网     2017-10-22 14:06:03     手机看新闻    我要投稿     飞信报料有奖
余姚无痛打胎手,宁波华美专家好嘛,余姚哪里有做人流,华美女子医院在哪里,慈溪哪家医院有无痛人流,宁波华美医院网上资讯,北仑人流哪家较好

陈正薇

  □金陵晚报见习记者 翟羽

  京剧韵味在南京愈发浓郁的这两天,不少市民也好奇,南京的京剧底蕴为何如此深厚?京剧大师梅兰芳艳惊四座,而南京就有着梅派弟子、梅派传人。在另一位京剧大师、梅兰芳之子梅葆玖去世一年多之后,梅派传人陈正薇老师在京剧作曲汪人立老师的协助下,进行梅兰芳早期古装戏剧目《廉锦枫》的整理工作,《陈正薇梅派经典剧目传承教学精选·廉锦枫》 也在江苏省戏剧学校首发。南京与京剧的渊源,梅家父子在南京留下的足迹,都听她们一一道来。

  不仅爱京剧他们还听西洋乐

  为传承和保护梅派京剧艺术,在中国京剧艺术基金会的组织与支持下,梅派传人陈正薇老师参加了“老艺术家谈戏说艺”专题片的录制,同时,还在京剧作曲汪人立老师的协助下,进行梅兰芳早期古装戏剧目《廉锦枫》的整理工作,记录京剧梅派艺术经典。年逾八旬的陈正薇老师9岁就入上海戏校学戏,14岁在北京登台演戏,1948年正月初五,拜梅兰芳先生为师。京剧《天女散花》《廉锦枫》等剧目都是梅先生在上海期间亲授的。“父亲去世后,家里也没了经济来源。梅先生得知我们一家的困境后,托人捎信来,让我们回上海,他可以收我为弟子。”说起师父的恩情,陈正薇总有说不完的话。“梅先生收徒,每次都要拍照,一律是梅先生坐于沙发上,弟子侍立一旁。但那一天,梅先生安排我坐在他和师母中间,我明白,这是他对我这个失去父亲的孩子的特别照顾。”

  陈老师在说起成书过程,特别提到了梅葆玖老师。她和葆玖老师自小同在梅家学艺,数十年来承其无数的关心和帮助。在他去世前不久,还特地给陈老师寄来《廉錦枫》相关的资料照片,“他的去世,让我们失去了一位杰出的梅派艺术的掌门人,令人痛心和惋惜。此书的问世,也是对葆玖老师深深的致敬和怀念。”

  “除了陈正薇老师,省京剧团沈小梅老师是梅兰芳先生的关门弟子。”南京市京剧团的青年演员王璨是梅葆玖先生的第40位弟子,每当评价梅葆玖,她总是会说“包容”——包容的艺术观和包容的人生观。“师傅却告诉我,‘不能只学习师爷留下的影像资料,要博取众家之长,比如要学西洋乐的发声方法。’”王璨告诉记者,梅葆玖尤其喜欢西洋乐,早年间师爷梅兰芳从国外访问回来,总带回大量的西洋音乐,梅葆玖自幼就接触《茶花女》、《蝴蝶夫人》等经典名曲。

  梅兰芳让大华的门都挤破了

  梅兰芳先生与南京的渊源也颇为深厚,王璨告诉记者,“我听师父讲过,抗战前师爷就在南京演过反战戏《生死恨》。”梅兰芳的《生死恨》在南京演出后激发了民众的抗战决心。南京也曾是梅兰芳进行艺术活动的重要城市,不仅仅因为江苏是他的“故乡”,他的祖籍在泰州。尤其是上世纪30年代,梅兰芳与甘家大院主人甘贡三及民间戏曲爱好者结下了深厚友谊。

  1936年2月,梅兰芳编演的《生死恨》在上海天蟾舞台首演,引起强烈反响。《生死恨》在南京连大华电影院演出,曾有记载当时大华电影院的玻璃门都挤破了。

  1954年“梅兰芳剧团”在全国巡回演出,当时刚满20岁的梅葆玖和父亲在南京人民大会堂,同台演出了《生死恨》《木兰从军》等剧目。梅葆玖身前曾回忆过那次经历:“在南京一演就是半个多月,不管到哪都是空前轰动。晚上8点的演出,凌晨5点就有观众带着铺盖卷儿来排队,生怕买不到票。”


来源:嘉兴在线—嘉兴日报    作者:摄影 记者 冯玉坤    编辑:李源    责任编辑:胡金波
 
 
北仑做无痛人流哪家好